减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水皮杂谈A股不相信眼泪一个恶意做多的非典型样本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4:58 阅读: 来源:减压阀厂家

水皮杂谈:A股不相信眼泪 一个恶意做多的非典型样本

在A股市场的炒作中,杀庄跟庄斗庄是散户乐此不疲的事情,说起来也没有错,因为挣的就是对手盘的钱嘛,问题是,如果庄家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厉害怎么办?庄家自己泥菩萨过江怎么办?市场发生了连庄家都对付不了的情况怎么办?

好多好多年前有一部苏联电影,名字叫《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故事讲的是什么,印象已经不深了,但是电影的情调还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简单讲,这个世界上没有救世主,一切都要靠自己奋斗。  如果不相信,又为什么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去主宰呢?把自己解套的希望寄托在政府救市上?把自己的资金投入到一个你自己都无法判断的市场里面去?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或许可以解释这种现象,但是,这毕竟不是主流,在A股市场的炒作中,杀庄跟庄斗庄是散户乐此不疲的事情,说起来也没有错,因为挣的就是对手盘的钱嘛,问题是,如果庄家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厉害怎么办?庄家自己泥菩萨过江怎么办?市场发生了连庄家都对付不了的情况怎么办?  恒顺众昇是一个青岛的上市公司,主营电力系统发电设备的设计、制造、安装、调试和修理,2011年4月9日登陆创业板,2011-2013年的业绩并不如人意,利润分别为4989万元、5539万元和3793万元,扣非之后则分别只有4988万元、5401万元和788万元,尤其是2013年来自政府补贴的就有3048万元,而就是在2014年公司出台了一项庞大的股权激励计划,拟授近1800万于高管,占总股本2.85亿股的6.32%,行权价4.20元,有效性48个月,激励对象在解锁期内以30%、30%和40%比例解锁,解锁条件为扣非净利润2014年-2016年增长不低于300%、500%和800%。这种爆炸式的增长在2014年和2015年的上半年已经被“验证”,2014年公司的利润是10953万元,而2015年上半年则是20405万元,业绩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公司海外矿业业务和工业园的发展,主要是恒顺新加坡公司在印尼的拓展;而伴随这种增长的是公司高管从2013年11月即开始的增持计划,不但实际控制人甚至独董都在不断增持,2014年6月30日,贾全臣即完成50万多的增持,价格仅8.20元左右,而到2015年5月21日,严冬梅完成最后一笔公告的增持时,买入的价格已经是102元,这期间利好自然是不断的,必要的转让也是不可或评的。更让人感叹的是证监会一年前立案处理过一次无疾而终,这一回在恒顺众昇复牌之际又宣布立案查处,什么案由并没有公布,是信息披露的问题,或是内幕交易的问题,或是高管违规持股的问题,或是业绩虚假的问题,投资者只能猜猜猜。  或许只是巧合,恒顺众昇因为股权的转让从6月30日申请停牌,成功地躲过了股灾最惨烈的暴跌阶段,8月3日才复牌,停牌前股价已经从110元跌到了79.49元,复牌后四个跌停打到52.16元,这个价位上对应的市盈率是40倍不到。  前面提及的贾全臣是实际控制人,而严冬梅则是公司的副总,市场上知道严冬梅的人比知道贾全臣的人要多得多,原因就是严冬梅的增持方式异常的高调,高调到融资增持的程度,第一次是在股价68元左右,严以自有资金1500万元,融入国信证券专户3000万元,共4500万元买入恒顺众昇,第二次则是在102元以自有资金3000万元,融入国信证券6000万元共9000万元买入恒顺众昇的股票。毫无疑问,恒顺众昇高管如此高调的增持对于股价的上升推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蹊跷的是,严冬梅第二次增持公布之时正是恒顺众昇第一次跌停之日,也就是说,严是买在最高点,根本没有出逃的机会,如果严的持股是不动的,那么第二次融资早已经爆仓被强平,第一次融资买入的亏损也超过20%以上,最低点出现在49元,这个价位肯定爆仓,也就是说,严冬梅两次买入的股票是血本无归,4500万元打了水漂。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另一种可能是严冬梅安然无恙,在上涨过程中,严冬梅早已抛出获利了结,即便第二次也是早早止损离场,上市公司高管如此短线操作买卖自己公司的股票属于什么性质,这个回答只能请证监会来做,或者再次立案也是一种答案。  每次行情都有涨10倍的股票,而其中不少事后证明只是妖股,妖股之后必有妖怪,但是有没有人捉,敢不敢、愿不愿、想不想、能不能,都是变量;因此,A股捉妖的规矩能不能树立起来,比所谓的救市更能带给大家信心。

gmat培训

辅导ib

ap课程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