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镇魂广场方鼎二-【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2:07:57 阅读: 来源:减压阀厂家

很快,事情越闹越大,朝廷收到了一封匿名信后,派出钦差大使,来到县上来查明此事。

当钦差带着一队锦衣卫到的时候,距事发已经半个月之久,当他来到县上的时,时至正午,然而村上最繁华的街道竟然没有人,家家户户门窗紧闭,门窗上都加上了厚厚的木板。甚至有些房子早就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一户户破烂的窗户任凭狂风将它们吹起然后又碰到墙上发出“砰砰”的声音。钦差为之一惊“到底是何等妖孽竟然如此放肆?”心里不禁犯了嘀咕。说罢便从随身的包里摸出张符纸,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用符纸在眼前扫过,定眼一看,远处一道阴沉沉的气息直冲云霄,不禁感叹道“好重的阴气!”

身旁的侍卫说道“陈大人,前面就是张县令的府上了。”

“嗯,好的,我们去吧”陈大人答应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一声不吭的快步走向张府。

当家丁一脸惊恐的打开了门过后,看到竟然有“活人”的到来,脸上竟露出惊喜的神色,并大叫着“张大人张大人,来活人了!”

张县令闻声连忙出来,见陈大人拿出腰间的金牌,连声感叹道“下官不知阁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得罪得罪!”并对着家丁斥责到“什么活人!人家是钦差大臣来帮咱们办案的!还不去速速准备美酒佳酿!为钦差大人接风洗尘!”

“美酒佳酿就算了。”陈大人一脸眉头的说道“我要先听听案情!据说这里有僵尸?”

“额”张县令一愣,没想到来的钦差竟然如此直接,竟然直奔主题,一时语塞,便说道“大人里面请。”

厅堂之内,两个人已经聊了有大半个时辰,而门外的有几个锦衣卫把守,张府的家丁只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张大人,县上的事情我听说了,但此事事关重大,我希望张大人不要对我有所隐瞒,不然当以欺君之罪株连九族,你可明白?”陈大人缓缓说道。

张县令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下官知道,下官知道,但是确有此事,最开始下官也不相信,始终认为是罪犯王震的同党所致,但是谁曾想到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是犬子发现了僵尸并舍身与之搏斗,可因学艺不精身负重伤···”

“哦?有人见过?不知张大人可否带我去看看公子现在如何?”陈大人急切的问到。

“如此甚好,只是,犬子身负重伤,至今尚未恢复,且语无伦次,不知···唉···”话未说完,便哀伤的埋下头去。

阵阵臭气从张立德的房间里飘出,张立德面色灰暗的躺在床上,肩膀上的几个伤口已经开始溃烂,身边的丫鬟都带着口罩,不时的擦拭着从伤口上流出的黑血。陈钦差看到了张立德身上的伤口,不禁叹了口气“尸毒。”

“啊!?”旁边张县令脸色刷的一下白了!“陈大人,您发发慈悲,一定要救救犬子啊!我张家就这一个独苗,您一定要救救他啊!”说完便“扑通”一下跪在陈钦差的脚下。

“快起来吧!好在伤口不深,尸毒侵体还很慢,有的救,快起来吧。”说完便俯身扶起张县令。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从瓶子里倒出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在张立德的伤口上,而伤口一接触到白色的粉末发出“呲”的声音并冒起白色的烟来“啊!”张立德因为肩膀上剧烈的疼痛坐了起来,本来灰色的脸色青筋暴起,竟然有些吓人。“按着他!让他趴在床旁边,别让他乱动!”陈大人大叫一声,随即上来几个家丁用力的把张立德按在床边,陈大人摸出一把匕首,在火上烤了烤,对着张立德肩膀上的伤口开始划十字口,顿时张立德双肩上血流如注,而流出来的血水散发着恶臭,“给我弄一些糯米过来!”陈大人说道。“去!还不快去!”

一会儿,一个下人就端了大大的一盆糯米。“陈大人,您看这么多够不够?”张县令急切的问到。“够了够了,都可以把张公子包成粽子了。”陈大人淡淡一笑,抓起一把糯米“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了张立德的伤口处“啊”只听张立德再次痛苦的大喊了出来,脸上开始滴下豆大的汗珠,但是很快,他脸上渐渐开始有了些许血色,明显是尸毒开始渐渐的褪去。张县令看到了自己爱子开始有所好转,激动的扑向陈大人“感谢陈大人出手相救,下官无以为报啊!”说完扑通的一下就跪下了。

陈大人连忙扶起张县令“速速请起,陈某才疏学浅,只是自幼家父教授些许茅山导术,而今刚好派上用场。仅仅只是近一些微薄之力,好在伤口不深,且张公子身体健壮,才能够撑到现在。从今天起每两个时辰给张公子换一副糯米,另外我在开几副药给张公子,不出三日,张公子必定再次生龙活虎。”

“唉呀,多谢陈大人了”张县令有些抽搐着说道,“快,还不快去给陈大人准备好酒好菜接风洗尘!?”···

一转眼,一大桌的酒菜早已摆好,一轮腥红月亮早高高挂在漆黑的夜空里。张县令在饭桌上慢慢将王震的案情以及其尸体尸变伤人的事情告诉给了陈大人,然而张立德与王震只妻通奸之事却恰到好处的隐瞒了起来。

“我刚进本县的时候,看到一股黑气从地下冲出,感觉这里也许藏有一个什么大凶之物!?”陈大人问道

“不瞒陈大人,本村曾有一传说,说是曾经有一道人在这里降服过一个旱魃,并镇压于集市中央嘲风像之下,但这个只是村里流传的故事而已,多数人并未当真。”

“哦?嘲风素有镇邪之用,为何却在其身边发生尸变这种事情!?敢问贵县都在那里做些什么?”陈大人继续问道。

“集市的正中央,自然是惩治哪些穷凶极恶的不法之徒,斩首示众等刑法都是在那里。”张县令继续说道“难道有什么不妥么?”

而此时陈大人皱了皱眉头“现在已经要到深夜,阴气正浓,等明天正午,张大人带上衙役与陈某同行,我们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第二天正午,陈大人和张县令带着二三十名强壮的衙役来到集市嘲风像下,之见陈大人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罗盘,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罗盘的指针竟然摇摆不定,左右飞快的摇摆着。俯身观查地上的泥土,伸手下去抓起了一些在手里捏着,又闻了闻不禁脸色开始凝重起来,陈大人暗自嘀咕着“正午时刻,正是太阳最光烈的时候,这里的土竟然还有些许湿润,土里竟然没有血腥的味道,反而有一股腐臭,莫非这嘲风像下真的镇压着什么穷凶极恶之物?”

陈大人不敢多想,连忙起身吐了一个字“挖!”

“遮”身边几个侍从抡起锄头开始挖,很快人们发现脚下的土开始变的不寻常。开始外面的土地还算正常,然而越往下发现土地越来越潮湿,而且发出一阵阵腐臭的气味,而挖到差不多一米的时候人们发现,这里土地下没有一条虫子,哪怕是最经常有的蚯蚓都没有。而很快,挖掘的锄头“嘭”的碰到了什么硬物一样,把湿湿的泥巴刨开,漆黑的一片,有点像是老树皮的东西露出了土面,并散发着一阵一阵的臭气。

“什么东西,这么臭!”一个衙役抱怨道,说完又用锄头刨了刨那块黑色的东西。但那个“树皮”好似十分有任性,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刮伤它。

“所有人停手!”刘大人大喝一声“开始往旁边挖!注意出现的一切可疑物品!”说罢,从包里拿出了四个刻着奇怪符文的黑色长钉发给随从,开始安排他们站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并用红色的线缠绕在上面,把挖掘的地方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口”字型。

很快,挖掘的人再次有了新发现,一个由铜币捆扎成的剑柄,而剑刃则深深的插在黑色的“树皮”里。陈大人一看,不由一惊“青蚨剑!?”

“呃。陈大人,有什么事情么?”张县令发现陈大人表情凝重,开始关心的询问起来“莫非是这个铜钱剑有什么名堂?”

南京做一次阴道紧缩术所需的费用是多少安庆淮北

天津地区较好皮肤病医院

合肥知名的治皮肤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