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次难忘的午夜惊魂-(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5:22:42 阅读: 来源:减压阀厂家

在两个月前,我的好朋友小可脸色苍白的来找我,我第一眼看见小可就觉得她哪里不对劲,我问小可怎么回事,脸色如此苍白,有股黑气在他额头窜来窜去,一副无精打采,死气沉沉的样子,小可缓缓的开口说,唉,,,,,我看了医生了,医生也查不出来,就给我开了几盒药,说是调理身体的,我吃了一盒,好像没什么起色,还是老样子,我关切的问小可说,既然是这样,你有没有想过通过其他方法去看看,小可疑惑的问,还能有什么方法,我说,你可以去神婆那里看看,你是说我撞邪了吗,小可有点生气的说着。

我赶忙解释道,你别生气啊,我可是好心,你一来我第一眼就觉得你怪怪的,总觉得你哪里不对劲,你也说了,你看了医生,医生也查不出个所以来,还不如去问问神婆之类的能人,或许你得罪了谁,你不知道呢,小可听我说的有些道理,死马当活马医,于是我们坐车来到了郊区,找到了一个听说很厉害的神婆,一进门小可的头就开始疼,小可用手捶打着自己的头,我看这情形,准备拉着小可出去,就在这时,神婆大声说道,你们怎么才来,我吓了一跳,有些懵,那个神婆一把抓住小可,对我说,赶快关门,你朋友中邪了。

小可脸色突然变得非常的苍白,就像白纸一样,瞳孔变得很凶恶,力气非常的大,在那里挣扎着,想逃出去,我认识的小可,可是个文文弱弱的女生,不可能那么大力道,我赶紧去关了门,神婆用尽全身力气,抓住小可的胳膊对我说,快,快把这碗符水给他罐下去,我小心翼翼的走到小可面前,拿起那碗符水,我犹豫着,神婆看我这般拖拉斥责道,我快抓不住了,你想我们都死在这鬼东西手里吗。

我一听,吓坏了,反正已经没得选择了,我立马掰开小可的嘴巴,看着他那痛苦的表情,急忙把符水给小可灌了下去,小可一喝完,人也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昏睡过去了,神婆和我松了一口气,我有些不明白的问神婆,我朋友是不是中邪了,神婆点点头,于是我又问道,那刚才喝了那碗符水是不是就没事了,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走了,神婆立马严肃起来说,这只能保你朋友暂时没事,神婆还没说完,小可就醒了,小可扶着昏沉沉的头虚弱的说道,我刚才怎么了,头好难受,我要回家,这时神婆急忙问道,小姑娘,你被恶灵缠身了你知道吗,幸好你来的快,不然你活不到明天,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遇到了什么事。

在当时,小可回忆说,因为天气预报上面说,最近天气都非常好,于是就和几个朋友商量好了,要一起去外面野炊露营,一路上都非常的好,天气也好,我们找到一处很不错的地方,车子没法进去,于是就把车子停在了路边,所有人拿着东西徒步走进去,我们走了很长时间,累的满头大汗,终于看到一处视野开阔,鸟语花香的地方,旁边还有个湖,正好适合野炊,于是我们就把帐篷,扎在了那个地方,一切弄好之后,大家都有些累了,于是两个人一组的,各自回帐篷睡着了。

在睡得半梦半醒期间,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好像看见了一个黑影,准确来说,很像人的身影,我以为是旁边的朋友醒了,也就没在意那么多,继续睡我的觉,突然之间,刮起了很强猛的风,把我的帐篷都刮飞了起来,天空变得乌云密布,下起了暴雨,我们所有人都躲闪不及,在那里急忙收拾东西,突然之间天上打起雷电,一个炸雷炸在了湖边,差点炸到了我,我就站在离湖边不远的地方,看到这情形大家都吓懵了,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背脊发凉,冷汗直冒,这时候,天上又打起了雷电,在离我们大家不远处的地方又炸了一个雷,大家看这情形,哪还敢在那呆,什么也没拿,散乱的跑向我们之前停车的地方,我顺手拿起地上的手电筒跟着他们走。

可是,雨太大,风太强,我很难睁开眼,就这样我跟他们走散了,没一会儿雨就停了,可是天已经黑了,我打着手电筒在那里走着,寻找我们来时的路,可是我走来走去,好像在绕圈圈,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应该是鬼打墙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害怕,四周也静的可怕,就在这时,天上又雷雨交加起来,我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个小路,那个小路好像没走过,于是我拿着手电筒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借着闪电,我看见眼前不远处有个房子,我心里想着,现在肯定是找不到出去的路了,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雨,天亮了在找路出去,我打着手电筒来到这房子的院门口,借着闪电的光,我看见这院门口的南边有一口水井,井边长满了青苔院子里全是杂草,这房子破旧的很,门和窗子都烂的没了,房顶的瓦也塌陷不堪,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倒,典型就是荒了很久的房子,危楼,那窗子和门,在闪电的照应下就像是个要吃人的鬼,显得恐怖而森寒,我在院门口站着,犹豫半天,我不敢进去,我用手电筒扫视着周围,想看看有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可是结果告诉我,没有,就在这时,雨下得更大了,雷电更加勤了。

我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我走进那房子,我就感觉不舒服,很压抑,透不过气来,我用手电筒慢慢扫视着,这房子里没什么东西,空荡荡的,房顶漏着雨,灰尘非常大,墙角结满了蜘蛛网,和在外面看到的一样,房子里的房梁早就塌陷腐烂了,虽然我还在支撑着,但是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塌下来,我在屋子里转悠着,这屋子的西边有一个房间,应该是卧室,我在心里嘀咕着,谁会把卧室开在西边呐,西边可是鬼位啊,我好奇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我拿着手电筒在这屋里扫视着,我看见这屋里有一张木质的很古老的床,已经塌陷腐烂,上面还有很多洞,我想应该是虫子咬的吧,就在这时我感觉头上有点痒,我本能的抬头仰望,顺着手电筒的光,我看见一个黑色的长袍挂在那里,它伴随着风,飘啊飘的,我吓得啊的一声尖叫,跌坐在地上,脊背发凉,浑身发抖,就在跌的那一瞬间,我好像头撞到了什么木质的东西,我拿着手电筒,回头一看,是一口棺材,棺材里面还有具人骨,我吓得站起来退后了几步,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了,身体颤抖着,浑身发软,就在此时,天上响起了雷电,在闪电照耀的那一瞬间,我看清楚了房间里的一切,这房间根本就是灵堂啊,我瞬间奔溃了,顶着巨大的恐惧,害怕,尖叫着往外跑去。

就在此时,我不知道踩了到什么,一个重心不稳,我摔倒在地,我顾不得疼痛,赶紧爬起来,往门外跑去,这时候的雨已经小了,我吓的浑身都软了,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声音,我一瘸一瘸的走着,很奇怪的是,我一出来,没走多久,就找到了回去的路,我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疯狂的顺着那路狂跑,我找到了我的朋友们,朋友见我惊魂未定的样子,问我怎么了,去哪了。

还说他们找了我半天都没找到我人,后来雨太大,天又黑了,怕出事就准备雨小点再去找我,其实我心里清楚,我遇到鬼打墙了,你们怎么能找得到我,朋友扶我上了车,看我这恍恍惚惚狼狈不堪的模样,也就没继续追问下去,我们就这样开着车回去了,回去后我就感觉一切变了,早上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晚上就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总感觉有个眼睛盯着自己,家里的风水鱼早上还好好的,晚上回来既然全都死了,还有半夜经常听见厕所冲马桶的声音,还经常听见抠门的声音,总是做同一个恶梦,梦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掐着自己的脖子,自己被掐的喘不过气来,我觉得我可能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后来我去庙里想求个平安符,但是一踏进庙的范围,我的头就剧烈的疼,所以一直没去,前不久就开始发烧,冒冷汗,去医院看医生也不管用,然后就来你这了,神婆了解了小可的情况,他表情严肃的对小可说,你惹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了,你要想活命,必须听我的,小可赶忙问道,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能救我,神婆点点头,之后要小可脱掉了衣服,拿着黑狗毛做的笔,粘着黑狗血和朱砂在小可的身上,脸色画上了符咒,接着让小可喝下了符水。

然后,在小可的周围,用香炉灰撒上了一个大大的圆圈,之后,神婆让我穿上道服,说穿上这个,邪灵不敢入体,要我也站在圈子里,还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要我们都不要出来,我和小可站在圈子里忐忑不安,神婆在布局,他拿着一个,系有铃铛的红绳子,摆成了一个大大的八卦形状,,然后在房顶上放了一个,用布遮住的,很大的八卦镜,最后黑狗血,柳树枝,符咒,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十二点那个鬼东西找上门来,铛。铛。铛很快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外面突然刮起了强大的风,门被吹开,只见一个黑乎乎,七孔流血,五官扭曲,张着大嘴,瞪着两个眼珠子,头歪着的鬼,从外面飘了进来。

我和小可终于见到这鬼的真身,吓的发抖,捂住自己的嘴巴忍着叫出声,此时神婆拿着柳树枝,对着鬼大声道,你死了这么久为何不投胎,还要害死无辜的人,我今天就来替天行道,让你魂飞魄散,说完神婆拿着柳树枝粘了黑狗血就往那鬼的身上打去,鬼躲闪不及,被柳树枝打的浑身冒烟,鬼恼了,见不是神婆的对手,张着血盆大口,伸着鬼手,头歪着朝我们飞来,我和小可害怕的浑身发软,互相抱着,闭着眼睛不敢看,就在这时候,鬼被香炉灰发出的金光,狠狠地弹了出去。

原本受伤的鬼,现在被那金光一弹,伤的更是不轻,口吐黑血,眼珠子掉了,身上冒着烟,就在这时,鬼的头手脚都缩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蓝珠子,神婆见机不妙,大声对我们说,这个鬼东西,集聚了他的所有怨气,幻成这篮珠子,要和我们拼了, 你们千万不要走出那个圈字,那珠子朝着神婆飞去,神婆没抵挡住,被那篮珠子击中,口吐鲜血,身负重伤,神婆知道自己打不过那鬼东西,就引着那蓝珠子,跳进了八卦镜内,珠子朝着神婆飞去,想要杀死神婆。

就在这时,神婆集中一切注意力,在那珠子快要靠近的那一瞬间,立马拉掉了房顶上面,盖住八卦镜的布,蓝珠子被八卦镜照到,控制在这,强大的八卦镜范围内,他在里面来回直撞,想要突破出去,就在此刻神婆赶紧拿来黑狗血,往那珠子上面泼去,珠子没躲过去,被泼到黑狗血,立马冒烟变红,摔落在地上,神婆赶紧拿出准备好的符咒,贴在了珠子上,嘴里念叨着什么,珠子立马爆炸了,神婆受了很重的伤,跌坐在地上,她用那虚弱的声音告诉我们,这鬼已经死了,我们没事了,我和小可擦着泪水,相互扶着,战战兢兢的走出了这圈子,立马打了120,没一会儿,急救车就赶来了,他们把受伤的神婆抬到了车上,我们也跟着上了车,一切终于结束了。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精神康复科收费

大连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种植牙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