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危机下高房价是恐怖的-【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10:22 阅读: 来源:减压阀厂家

书名 《金钱统治》

作者 陈雨露 杨栋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陈雨露 杨栋

有很多人说:土地供给有限度,所以地产价格应该永远提升。

上述说法=废话,因为任何一种生产要素都是有限的,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命题。举例说明:

任何时段,人力资本(全部土地)都不可能骤然增加,所以供给也是有限的,高端人才(繁华地段)应该极度稀缺,因此工资应该无限提升。

以上理论,适合任何一种资源,比如空气。

如果上述逻辑不对,凭什么相信只有土地供给有限?

人力资本成本不能无限提高,因为获益者实在太多,不可能结成利益联盟。地产泡沫,是一场以少对多的博弈。很遗憾,胜出的永远不可能是购房者。

高房价是恐怖的,金融危机下就更加恐怖,恐怖到已经锁定银行、绑架国民经济、限制内需,已经从根本上改变国民财富分配——富者愈富,而贫者愈贫。

这些,无疑需要改变。

与历次经济危机一样,地产泡沫如何而来,是因为缺乏必要的投资途径,没有创新引导资金,结果就必然是房价虚高。只要没有实质性的自主创新,泡沫就会继续。不只是今天中国如此,南海危机如此,橡皮潮风波如此,次贷危机还是如此。

这些,不是政府或者任何政令可以限制住的,资金必然要寻找高回报,也就必然滋生种种不如意。

后面的问题是,房价会碰到天花板吗?回答这个问题,先让我们延展视野。

地产泡沫不只今天有,历史上就始终存在,不仅中国有,全世界都有。本卷我们看到了19世纪末上海租界地产泡沫,最终拖累上海金融业;在世界卷中你还将看到日本东京地产泡沫,竟然搞得日本经济衰退一下就是十几年,号称“失去的十年”。

这,都不是地产泡沫最拉风的战绩。

现在,很多人知道,1929年美国大危机罪魁祸首是华尔街。1929年10月29日道琼斯指数一泻千里,最终拖垮了美国经济。

这么说、这么想确实没错,不过,华尔街远没有这么神奇,可以俯仰之间撼动整个美国。道琼斯指数,更只是一个代表。

没有道琼斯,没有华尔街,美国经济该崩溃,照样会崩溃。

如果你觉得现在北京、上海遍地都是房产中介有点夸张,那是没见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1923年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市,仅有7.5万人口,规模最多相当于我们一个县城,竟有2.5万名地产经纪人,当地房价更是在3年内涨了6倍。人们对地产业的疯狂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最响亮的口号是“如果今天不买,明天就买不到了”。

今年确实买到了,明年却被套牢了。

1926年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美国房地产骤然跌价,无数人破产,其中包括麦当劳创始人雷·克洛克,被弄得一贫如洗,甚至混到以卖纸杯为生,后来大概觉得自己实在太穷了,于是就创办了麦当劳这个穷人快餐店。

虚高的房价耗空了货币市场的资金,华尔街在后来的反击中其实已经没有子弹。

2009年的次贷危机乃至后来的金融海啸,诱因同样是虚高的美国房地产市场。飙升的地价弱化了金融机构风险控制动力,大量信贷资金又使得房价继续上升,似乎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

人们曾经认为房地产的未来是永远。永远有多远?

房地产,尤其是所谓高端楼盘、中心地段应该高价,这没错;甚至多数人都不应该在繁华闹市区购买房产,这也没错。不过,如果连县城、乡镇的房价都在飞涨,中国人口再多,也没到这个份上吧?

对国人来说,家,是缠住你心的根,是远离时永远的回程票。如果一个社会,尤其是绝大多数人都要为房产付出几代人的积累、背负几十年的债务,整个民族莫非都在为地产这一个行业而负债?

年轻人,尤其是刚刚进入城市的年轻人,他们没有过多的积累,也就必然会对整个城市望而却步。如果对任何一种希望都望而却步,整个城市的希望又在何方?

然而,他们,才是未来社会的中坚。

有人说,住不起市区,可以住郊区,住不起郊区可以住廉租房,廉租房都住不起,还可以住地下室……

毕竟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不可能每个人都成为精英。住在地下室里的人,有多少可以有未来可言?

普通人的未来才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而不是恰恰相反!

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之所以是礼仪之邦,是因为我们有着自己的文明准则,而维系儒家文明的,说到底是每一个人的家庭。

虽然西方也始终在为地产泡沫头痛不已,虽然地产泡沫早就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但中国全国性地价飙升,恐怕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不同的是,制造西方地产泡沫的是失去创新投资途径的资金,我们还加上与民争利的地方财政,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地产泡沫才成为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沉疴。

争论其实已经没有意义,必须让地产业恢复理性,把经济增长和财政增收的动力还给创新。这样,民族和国家才会更有希望。

作者简介:陈雨露,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货币金融战略问题专家,兼任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副会长,中国金融学会副秘书长、常务理事、中央国家机关青年联合会副主席。美国福布赖特基金高级访问学者,艾森豪威尔基金高级访问学者。

杨栋,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博士,管理学博士后,中国青年发展研究基金获得者。

石蝉草

回收废铜电缆

LED面板灯IEC6272221测试怎么做办理时间要多

北京门头沟哪回收茅台2014的多少钱

系统门窗配套设备LXD250A铝型材超效端面铣床

钢制翅片管散热器材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