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探访地下通道蜗居者身世各异但怀揣梦想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6:57:01 阅读: 来源:减压阀厂家

“地铺族”有力哥也有流浪汉

海都闽南网讯 4月5日晚上10点半,临江门轻轨站外的地下通道。

来来往往的人潮逐渐散去,44岁力哥王平(化名)走到地下通道尽头的角落处,放下扁担,往地上摊开随身携带的铺盖,麻利地钻进被子里。

王平10年前从忠县老家来到主城做力哥,对于他和他的“室友”来说,这段地下通道就是他们在主城的“家”,每天晚上10点左右,他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就会回到这里,各自摊开铺盖钻进被子,抽根烟,聊一会天,然后进入梦乡。早上7点左右,赶在早高峰到来之前,他们又起床收拾好被褥,悄悄离开。

对于这座城市而言,他们是角落里不为人知的所在,但是,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憧憬与梦想。4月2日,网友“东邦不回家”在微博上晒出一张半夜拍摄的临江门地下通道的照片,披露了这群“地铺族”的存在。

他们的寝室

有环卫人员打扫,比较干净,至于洗澡,夏天可以去河边,冬天就到医院厕所里洗冷水。

“地铺族”最主要的组成人员是解放碑周边一带的力哥、拾荒者以及流浪汉。而临江门轻轨站外的地下通道,是他们最主要的聚居处。每到晚上,小摊贩们占据了通道最主要的部分,“地铺族”们则在通道尽头的角落里聊天休息,或蒙头大睡,井水不犯河水。“我们这些人,睡哪里不是睡嘛。这里还多安逸的。”王平说,这里天天有环卫人员打扫,比较干净,夏天又凉快,又不会被风吹雨淋,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去处。当然,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收钱。

住在地下通道里的“地铺族”,年龄基本都在40岁以上,甚至还有60岁以上的老人,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其中一些人的收入其实住得起更像样一点的房子。“最好的时候,一天能挣300多块。”王平说,算下来自己一个月大概能挣近千块,几个兄弟伙合计合计,也租得起像样一点的住所。“但是这里不收钱。”王平说,“我们睡那么好做啥子嘛。”

睡在地下通道,洗澡上厕所怎么解决?王平告诉记者,通道外面有个公共厕所,但是晚上就关门了,也可以去附近医院的厕所,那里通宵开门。至于洗澡,夏天可以去河边,冬天就只能到医院的厕所里接冷水洗。

他们的身世

这群人里唯一的“80后”,七八年来一直住在这里,家人不知道他在睡地铺。

“他们原来都是睡在别处的,这几年才开始慢慢搬到这里来。”当地治安协勤曹洪发说,这段地下通道的治安属大阳沟派出所管辖。“地铺族”原本睡在主城各个角落,如朝天门解放碑的商铺门口、沙坪坝的天桥下、江北的河滩边……最近几年,由于这里环境相对较好,不会被风吹雨淋,许多力哥、拾荒者慢慢都聚集到了这里。

1981年出生的力哥郑勇(化名)是这群人里唯一的“80后”。他是长寿人,父亲很早就因肺癌去世了,自己七八年前就离开母亲和哥哥,来到主城讨生活,从那时起就一直住在这里。“以前也曾经租过房子住,100块钱一个月。”郑勇说,“太贵了,后来就租不起了,搬到这里来。”

郑勇的家人知道他在主城做力哥,但不知道他住在地下通道里。“出来以后就从没回去过。只偶尔打个电话。”郑勇说,因为电话费太贵,自己连电话都很少打,自己也从没往家里寄过钱。

记者随后拨通了郑勇母亲的电话,老人告诉记者,自己只知道儿子和兄弟伙一起在主城租房子住,但具体在哪并不清楚。像郑勇母亲这样情况的,在“地铺族”的家人中很普遍,知道他们的工作,但不知道他们的生活状况,更不知道他们的“地铺生活”,很多人都像郑勇一般,用善意的谎言把家人蒙在鼓里。

他们的烦恼

乍暖还寒的春夜更难熬,人都和衣蜷缩在被子里,偶尔还有酒鬼闹事。

相对于幕天席地而睡,地下通道显然是更好的去处,但也有很多不安逸的时候。夏天的地下通道很凉快,但到了冬天就相当冷,由于“地铺族”的聚集地靠近出入口,寒风会灌进来。每到这个时候,“地铺族”便结伴到十八梯附近的地下录像厅里睡,花3块钱在椅子上将就一夜。“那地方臭烘烘的,不安逸。”王平说,最近录像厅老板把价钱提到了5块,这个价钱对他们来说太贵了,因此,今年冬天怎么过,他心里也没底。对王平来说,比起冬天,还是乍暖还寒的春夜更难熬,晚上仍然很冷,却又不好再去住录像厅,只能自己慢慢熬过去。近段时间降温,记者看到,人都和衣蜷缩在被子里。

除了天气,醉汉们有时也跟他们过不去。临江门附近是繁华地带,许多人喜欢到这里过夜生活,深夜的地下通道里偶尔会有酒鬼闹事,“地铺族”们此时往往躲开,生怕对方找自己的麻烦。令他们好气又好笑的是,有时扒手也会盯上他们,郑勇的裤兜最近就被划破了。“我们又没得钱,你说这些人找我们做啥子?”

他们的梦想

好好干活,自食其力,慢慢能得到父母的谅解,多找点钱娶个老婆。

尽管睡在地下通道里,但“地铺族”也各有各的梦想。

44岁的王平曾因为盗窃罪被劳教,出来后父母不让他进家门,前妻也带着儿子离开了他,他只得在主城当力哥度日。采访中,他用记者的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但对方听到他的声音后便挂断了。“没办法,年轻时不走正道,父母不认我这个儿子了。”王平说,自己只希望今后能好好干活,自食其力,不再走上歪路,也许慢慢能得到父母的谅解。

相对于王平,年轻的郑勇有着更多的希望:“今后还是想找个好点的工作,正经点的,能多找点钱。”郑勇说,“我还一直打单身,要是找到钱的话,最好能娶个老婆。”说这句话时,郑勇枕着双手躺在他很久没洗的毛毯上,望着天花板,眼里满是憧憬。

声音

理解他们,帮助他们

对于“地铺族”,附近的人有着不同的看法。记者随机采访了地下通道里路过的人,总体来说,大多数人对他们还是很理解,很同情。

在解放碑上班,每天都要经过这里的梁先生说:“他们还是很造孽,睡到这里也没得啥子,不做坏事就可以了,不然让他们睡到哪里去嘛。”另一位受访者陈小姐则表示,能理解他们的难处,偶尔自己还会给他们几块钱,但有时自己加班回家晚了,经过这里时会有点害怕:“走廊空空荡荡的,地上睡起一群人,看到了心里会有点慌。”

记者拨打了渝中区市政管理局的值班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地铺族”的行为肯定是对市容有损的,但他们并非占道经营,只是在那里睡觉,因此市政不好管辖。而市民政局值班室则表示,民政部门经常会给流浪人员提供一些生活上的帮助,当然也包括这些“地铺族”,民政局工作人员会劝他们到救助站接受救助,“如果他们愿意返乡,民政局完全可以提供帮助。”(重庆商报 肖腾)

挤塑板

活动房

福州易折盒

立式加重型盘圆机

西安不锈钢门牌标牌腐蚀牌UV牌亚克力标识牌kt板木托金箔奖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