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莫让生命成为实名举报的最后线索

发布时间:2020-02-10 18:37:09 阅读: 来源:减压阀厂家

邓海建

7月16日晚,广东茂名留遗书维权的公务员朱国瑜被3名年轻人砍伤,其手臂、后背共有4处刀口,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今年1月,朱国瑜因其母反强拆被打死而在网上写遗书,称愿以死为母申冤,遂开始在网络上公布茂名官场贪腐线索。

影视里常言,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朱国瑜被砍,偶然中蕴蓄着必然的逻辑,从凶手“一句话都不说就砍人”、以及此前其就有被尾随跟踪的迹象看,砍杀之祸,不过是按剧本走戏而已。

遗书维权,本是法治社会的丑闻,却越来越有一语成谶的意味。要不是朱国瑜善于借助网络平台发声,小小举报何以演绎成公共事件?要不是公共事件中挟裹着汹涌的民意,相关部门又何以“迅即对此做出批示”并“依规作了处理”?……太多的偶然,令公民维权之路尤显命途多舛。当朱国瑜将茂名官场之怪现状抽丝剥茧在公众眼皮底下的时候,这种悲怆终于坐实在相关“幕后人”的打击报复里。

朱国瑜的境遇像一面镜子,清晰而尖刻地映照出实名举报的风险。实名举报是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也是符合中国国情、政情的重要监督制度,《宪法》第二十七条就此作了明确规定。遗憾的是,殊为难得的实名举报不仅得不到应有的保护与奖赏,反倒被推到丛林法则下的第一线:举报人在明,黑恶势力在暗——任由两者肉搏厮杀,某些权力部门却作壁上观。历史一再证明,举报人、尤其是实名举报人的命运,与这个社会的清廉指数,与这个社会的运程息息相关。当朱国瑜开始在网络上公布茂名官场贪腐线索的时候,当地司法部门和民意机构在做什么?

有人说,哪里的举报者遭受打击报复越惨烈,哪里的腐败也就越严重;这话其实还可以推一层,哪里的举报者遭受打击报复越惨烈,哪里的权力监督也就越是阙如——而权力一旦脱离了制衡和监督的轨道,衍生出的弊病就不仅仅是贪腐问题。我们自然要反思的是:反腐机制不仅有、且很丰富,为什么在面对如此高调的举报线索时偏偏“脱敏”了?

犹记得2010年6月18日《法制日报》的一则新闻中引用了“70%举报人遭受不同程度的打击报复”之言。尽管这一数据来源可疑,但一石激起千层浪,民众多是“心有戚戚焉”,弄得最高检立马出来澄清,引用数据表示:2007年至2009年,全国检察机关受理群众首次举报48万余件。其中,属于检察机关管辖的举报线索为27万多件,举报人遭受打击、报复的案件的确也有,但每年的统计大概不超过200件,根本不存在大部分举报人遭受打击报复的情况。权威说法自然有权威说法的道理,但公众的逻辑恐怕更在于:对举报者而言,遭受打击报复就是百分之百的噩梦。

反腐领域的一些怪现象,早已累积起一条条“醒世恒言”:比如山东省平度市普通农妇张秀芳,因记录贪官笔记,去年就曾名噪一时,而今更因立“贪官碑”遭到村主任的殴打再度名声鹊起;再如这些年公共事件里的贪腐案件,不是 “花边反腐”、就是“误打误撞”,周久耕的香烟、韩峰的日记……光怪陆离的细节里,连公开骂骂贪官都动辄得咎,举报、实名举报之威更难以彰显。

我们常说,反腐不仅仅是国家的事,也是公民的事。但这话有个最基本的前提:公权当履行好卫士之职,不让反腐反成烈士。就此而言,朱国瑜之伤,是甩在法治反腐脸上的一记耳光——疼并嚣张着。

(作者为资深评论人士)

中山注册公司咨询

中山注册公司问题

代理记账单位

深圳代理记账公司注册

广州代理记账多少钱

广州注册公司企业注册